《延禧攻略》中高贵妃一段《贵妃醉酒》并非昆曲? 2018-08-27 23:35:05


昆曲创作硕士姬超分享昆曲艺术魅力 金羊网讯 记者黄宙辉、通讯员何丹摄影报道:8月26日,中国戏曲学院戏剧戏曲学昆曲创作硕士、耶鲁大学访问学者姬超做客广东剧本超市,与现场观众一起分享昆曲的艺术魅力 高贵妃唱的应是青阳腔《醉杨妃》 最近大热的电视剧《延禧攻略》中,高贵妃一段《贵妃醉酒》惊艳众人剧中这段戏被认为是昆曲“在乾隆年间,高贵妃给皇帝唱的到底是什么”姬超从专业学者的角度给出了不同的看法:“如果把此事看作真实发生过的历史,那么从戏曲声腔考据来看,高贵妃所唱的应该既不是昆曲,也不是那时候还不存在的京剧,而是青阳腔” 姬超解释,中国大概有300多个地方剧种,在昆曲形成前后还有其它非常多的丰富的各地的声腔,而青阳腔就是其中一支明代有人写过青阳腔的传奇叫《百花亭》,而高贵妃唱的这个片段应叫《醉杨妃》,或者叫《杨妃醉酒》 中国戏剧追求虚实相生的舞台美感 在谈到东西方戏剧美学比较时,姬超说,中国戏剧不追求布景,而追求虚实相生的气韵生动的舞台美感姬超认为,这更深层的原因在于中国传统文化的世界观就不是西方式的把世界看成一个纯粹的数学的物理的世界,而是看成人与万物统一的活生生的世界因此,在戏剧演出中,中国人并不希望看到场景的物质化真实,而是希望欣赏演员如何能将这个无生命的物质空间创化为幽妙的灵境 “实景的舞台空间是一个数量化的透视空间,是固定的这是西方传统戏剧的空间而中国戏剧的‘动’的空间,是虚实结合非透视,也是非定型的”姬超介绍,因此,在中国戏剧中,不仅具象的布景是多余的,而且道具的使用遵循最简约的原则,以少胜多,并且象征、虚拟地使用道具  中国戏曲的虚拟,首先表现在她赋予了舞台时间、空间以极大的自由,这与西方戏剧“三一律”的结构形式截然不同戏曲舞台的环境以人物活动为依据,环境的具体性由人物的唱、念、做、打等行为来实现而角色行为与精神气质的虚拟,如以桨代船、以鞭代马等均由演员虚拟创造,在想象中略形传神,使形象创造的虚拟得到观众的理解认可,继而调动观众的想象力,在想象中获得艺术享受这也是中国戏曲虚拟表演取得成功的真谛之所在 昆曲是“世故而又天真” 作为昆曲创作硕士,姬超形容昆曲是“世故而又天真”昆曲用诗写成诗意,贵天真昆曲用曲牌体,和诗词一样,字数、句数、平仄韵脚都有规矩,以世故的格律表达天真的诗意 姬超介绍,昆曲“有声必歌,无动不舞”,每一句唱都有相应的身段和程式身段舞蹈化,但绝不是纯粹的舞蹈;程式动作来自生活,但又绝不是生活中的动作生活世故,而舞蹈天真大千世界,各色人等,昆曲把他们一一归入行当,任你再出挑、再特别,总要归属于某个类别,这是阅尽人事的世故;同时,这也是悲天悯人的天真 昆曲的情节缓慢、甚至拖沓,天下事大同小异,疏于叙事是昆曲的世故;昆曲放大了情感,情感才值得中国人反复琢磨,无奇不传,无传不奇,把事情变成了情事,这又是昆曲的天真 昆曲创作硕士姬超分享昆曲艺术魅力 金羊网讯 记者黄宙辉、通讯员何丹摄影报道:8月26日,中国戏曲学院戏剧戏曲学昆曲创作硕士、耶鲁大学访问学者姬超做客广东剧本超市,与现场观众一起分享昆曲的艺术魅力 高贵妃唱的应是青阳腔《醉杨妃》 最近大热的电视剧《延禧攻略》中,高贵妃一段《贵妃醉酒》惊艳众人剧中这段戏被认为是昆曲“在乾隆年间,高贵妃给皇帝唱的到底是什么”姬超从专业学者的角度给出了不同的看法:“如果把此事看作真实发生过的历史,那么从戏曲声腔考据来看,高贵妃所唱的应该既不是昆曲,也不是那时候还不存在的京剧,而是青阳腔” 姬超解释,中国大概有300多个地方剧种,在昆曲形成前后还有其它非常多的丰富的各地的声腔,而青阳腔就是其中一支明代有人写过青阳腔的传奇叫《百花亭》,而高贵妃唱的这个片段应叫《醉杨妃》,或者叫《杨妃醉酒》 中国戏剧追求虚实相生的舞台美感 在谈到东西方戏剧美学比较时,姬超说,中国戏剧不追求布景,而追求虚实相生的气韵生动的舞台美感姬超认为,这更深层的原因在于中国传统文化的世界观就不是西方式的把世界看成一个纯粹的数学的物理的世界,而是看成人与万物统一的活生生的世界因此,在戏剧演出中,中国人并不希望看到场景的物质化真实,而是希望欣赏演员如何能将这个无生命的物质空间创化为幽妙的灵境 “实景的舞台空间是一个数量化的透视空间,是固定的这是西方传统戏剧的空间而中国戏剧的‘动’的空间,是虚实结合非透视,也是非定型的”姬超介绍,因此,在中国戏剧中,不仅具象的布景是多余的,而且道具的使用遵循最简约的原则,以少胜多,并且象征、虚拟地使用道具  中国戏曲的虚拟,首先表现在她赋予了舞台时间、空间以极大的自由,这与西方戏剧“三一律”的结构形式截然不同戏曲舞台的环境以人物活动为依据,环境的具体性由人物的唱、念、做、打等行为来实现而角色行为与精神气质的虚拟,如以桨代船、以鞭代马等均由演员虚拟创造,在想象中略形传神,使形象创造的虚拟得到观众的理解认可,继而调动观众的想象力,在想象中获得艺术享受这也是中国戏曲虚拟表演取得成功的真谛之所在 昆曲是“世故而又天真” 作为昆曲创作硕士,姬超形容昆曲是“世故而又天真”昆曲用诗写成诗意,贵天真昆曲用曲牌体,和诗词一样,字数、句数、平仄韵脚都有规矩,以世故的格律表达天真的诗意 姬超介绍,昆曲“有声必歌,无动不舞”,每一句唱都有相应的身段和程式身段舞蹈化,但绝不是纯粹的舞蹈;程式动作来自生活,但又绝不是生活中的动作生活世故,而舞蹈天真大千世界,各色人等,昆曲把他们一一归入行当,任你再出挑、再特别,总要归属于某个类别,这是阅尽人事的世故;同时,这也是悲天悯人的天真 昆曲的情节缓慢、甚至拖沓,天下事大同小异,疏于叙事是昆曲的世故;昆曲放大了情感,情感才值得中国人反复琢磨,无奇不传,无传不奇,把事情变成了情事,
  • 首页
  • 游艇租赁
  • 电话
  •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