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丰70亩土地贱租:是失责,还是猫腻


宝丰70亩土地贱租:是失责,还是猫腻 时间:2009-05-27 17:22:07  来源:央视传媒  【 打印 】 【 关闭 】     核心提示:70多亩良田被村干部强行以150元钱的超低价一下转租30年,占地后的养牛场一片荒芜,赖以生存的土地失去,廉价的租金没有保障,群众纷纷质问——是谁把我们的土地贱卖 ——宝丰县周庄镇耿庄村七十亩良田低价转租事件调查 价格是由市场规律来决定,虚高或超低必将引起市场的紊乱在河南宝丰县,一场因人为操作引起的波动正在显现:宝丰县周庄镇耿庄村72亩土地被村干部强行以低于市场价近三成的价格转租给一家养牛场30年,这其中有该村第五村民小组40户村民的20亩糊口良田;为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百名村民四处上访告状 周庄镇耿庄村地处宝丰县东北,受交通等诸多因素影响,当地经济较为落后,村民祖祖辈辈靠几亩薄田维持生计,生活虽然贫困,倒也安然自足 郑先生等40多户村民于上世纪60年代从平顶山的湛河区移民到耿庄村,移民是为了平顶山修建白龟山水库的需要当时政府为了照顾移民,让一附近林场拨出20亩良田给这个新成立的移民村——耿庄村杨庄第五村民小组使用,权属也同时归其所有2002年土地调整时,20亩土地包产到第五小组40户群众手中 有了土地,就有了希望对于以农业为本的农民,土地在他们的心目中就是一切然而,这个根深蒂固的信念在2006年后,被本应带领群众致富的村干部粗暴的撕碎 2006年,耿庄村为了改变贫穷落后面貌,决定发展乡村经济,一家养殖场准备在此落户能让群众致富,这是好事,群众积极拥护      然而,接下来村干部的举动让群众大失所望,甚至是气愤:养殖场需要占用大量耕地,本来同期地价已达到四、五百元,而村干部却要以年每亩150元的价格租给养殖场,甚至一租就是30年 闻讯的群众举双手不赞同 群众向记者反映说,因为相邻的石桥镇高铁村在2006年也开办了一家养牛场,其占地租金为450元(亩/年),更有此前2004年就建成的前庄村养牛场租金高达550元(亩/年) 四、五百元和150元的巨大落差与鲜明对比,让许多群众议论纷纷,这里面肯定有猫腻群众当时就提出异议,但村上依然一意孤行 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继续上演群众反映说,以村支部书记陈学良为首的村干部为了尽快将土地转租出去,在没有召开群众大会、征得群众同意的情况下,强行将村上52亩土地加上杨庄第五小组的20亩耕地由村委会做主,一并签订协议后租给了养牛场 群众气愤地说,对不同意者,他们做得更绝,扬言让当地公安部门出面压制:要么同意,要么铐人 许多群众说,至今合同的内容他们几乎一无所知,只是这两年里,由包组干部将土地租金集中领取后交到本不情愿的群众手中 我国土地法第十五条第二款明确规定:农民集体所有的土地由本集体经济组织以外的单位或者个人承包经营的,必须经村民会议三分之二以上成员或者三分之二以上村民代表的同意,并报乡(镇)人民政府批准而耿庄村的土地转租是否得到村民同意,经得起法律的推敲呢记者随机采访了几位村民 一杨姓村民说:“价格太低,我们肯定不同意” 一郑姓村民说:“转租合同我们不愿意,都是他们强迫的,再说,我们小组的地,村上凭啥不经我们同意就租出去,那是不合法的” 记者采访中,数十名闻讯赶来的群众几乎众口一词地证实了一个事实:地价太低,不同意租 事实上,从土地租出之日起,群众因为租地问题就和村上的摩擦不断2008年底和2009年初,愤愤难平的耿庄村群众代表还向周庄镇党委政府、宝丰县信访办等上级机关进行了反映,但摩擦归摩擦,反映归反映,根本没能阻碍这份不公正、不透明的土地租用合同的执行 一份群众非议的租地合同是否存在瑕疵,记者就此咨询了有关法律界人士,河南大沧海律师事务所李律师对此提出质疑:按照法律规定,第一、村民小组所有土地必须经村民小组三分之二代表同意,原则上由村民代表行使合同签字权利;其二、村委会将此土地转租期限为30年,合同期限明显有违法越权之嫌,因为此前土地已承包给村民耕种数年,我国土地法规定土地承包期限为三十年,转租合同不应超过原合同的期限,否则应视为无效合同;第三、合同法第五十二条规定,一方以欺诈、胁迫的手段订立合同;或恶意串通,损害国家、集体或者第三人利益的,合同无效 就群众反映的问题,记者电话采访了土地转租主要负责人——耿庄村支部书记陈学良 陈学良承认在土地承包中没有召开群众大会,只是由包组干部到群众中做工作,关于租金问题,他没有作出解释记者提出查看土地承包中的相关材料,陈学良说全部交到了镇政府,没留任何材料,让记者有疑问找镇政府了解 陈学良向记者补充说,关于群众反映的问题,周庄镇党委政府组成联合调查组进行了调查,没有发现任何问题 记者随后向周庄镇镇长刘伟刚求证刘镇长表示,他们镇今年3月份曾专门组织人员就耿庄土地转包等问题进行了调查,但耿庄村问题太多、太复杂,目前,书面调查结果还未整理出来 群众却反映说,虽然镇上来人进行了调查,但是走马观花一般,根本没深入到群众中,调查结果更是不得而知 采访中,群众还反映了耿庄村及主要村干部的多个问题: 1、牛场建厂三年来,应交的承包款有没有入账,群众不得而知; 2、耿庄村集体原有竹林11亩,以每年800元价格依次承包给三位村民,11亩竹林加上原村上承包出去的52亩耕地截至2008年近6万元承包款使用未公开、去向不明确; 3、 耿庄村本来辖3个自然村、5个生产组,在中央为减轻农民负担,增加农民收入的惠民政策出台后,该村凭空冒出一个第六小组,冒领上级发放的农资补贴和良种补贴,此为何,谁在贪污国家公款 4、2005年,上级号召农村建沼气池,当时每建一沼气池补贴400元,该村实际建15个,但上报35个,其中20个为农户原来自费建造,但在这20户村民不知情的情况下,被村上某干部多上报20座沼气池骗领补贴8000元 5、2005年,村上100余棵价值4万元的护林路被村干部私伐变卖;2007年小河自然村19棵护林路也被变卖8000余元,两项近5元到底装进了谁的腰包 等等,所有这些问题和疑问,记者和耿庄村群众一道,期待着周庄镇党委、政府那份久而未决的调查材料给出一个明确的答复期待中,记者也感慨万千:一份调查材料时过3个月难以出炉,是有关部门文字功底低下,还是另有隐情!        不过,目前最让耿庄村老百姓担忧的是,超低价位租地到手的养牛场没红火几天就瘫到了,现在一片荒芜,村民虽说不情愿,还总算到手了两年的“土地廉租金”,但面对没了指望的养牛场,未来的“土地廉租金”能否到手是每个村民心中一个大大的问号! 对此,
  • 首页
  • 游艇租赁
  • 电话
  •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