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陆丰村民悬赏百万征清官来扳倒腐败村官


人民网3月28日电 “悬赏百万,打倒腐败村官!”3月18日,经过40多位村民代表讨论后,陆丰市东海镇炎龙村委会高厝村民做出了如上决定 “我们别无他法,只有重金征求清官帮我们主持公道”25日,村民代表高春实站在被非法卖掉的土地前,无奈地告诉南方农村报记者,“我们用了3年半时间,走遍了30多个各级部门,还告不倒一个小组长” 高春实所指的小组长,是紧邻东海经济技术开发区的炎龙村高厝村小组原组长高锦龙 高锦龙非法卖地的事要从13年前说起 小组长非法卖地十年 1996年6月的一天,时年52岁的村民高润泽和往常一样,蹲在沟东(地名)的菜地里忙活起来 “高润泽,你不要种了,快交租金吧”高润泽站起身来,循声望去,说话的是新上任的小组长高锦龙 “租金,什么租金”高润泽有些摸不着头脑 “就是你种的这块菜地,一年一百”高锦龙正色道 “这是我的菜地,为什么要交租金”当了几十年农民的高润泽第一次听说要交租金,极为不解 后来,高润泽经多方打听才知道,这块自己种了10多年的土地,已被高锦龙卖给了其妻舅黄瑞东 和高润泽一样,村里还有许多村民的土地不知不觉变换了“主人” 陆丰市国土资源局2006年作出的一份《土地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1996—2005年,高厝村小组非法安排给村民宅基地10座,共2.16亩;非法出卖土地9宗,面积16.59亩;土地入股办厂一宗,面积15亩 “远不止这些!”高春实对市国土局的数据提出质疑国土局认定高厝村小组入股办厂的土地为15亩,而在2006年2月14日,镇国土所和村民一起丈量的数据为43亩;关于非法卖地的总面积,市国土局认定的数据为33.75亩,而镇国土所丈量的数据为144亩 对此,陆丰市国土资源局监察股股长张伟菊解释:“国土所未核实买卖证据就进行了丈量” 土地收回后非法建楼 2006年9月7日,陆丰市国土局正式向高厝村下达了《土地行政处罚决定书》 上述决定书认定:高厝村1996—2005年间,未经依法批准,擅自安排给村民宅基地、非法卖地及入股办厂的行为,已构成买卖或者以其他形式非法转让土地的违法事实,高厝组长高锦龙、炎龙村委会副主任高镰应负主要责任对此,市国土局作出“将所卖土地一律退还村集体,没收全部非法所得77万,处以16万罚款,建议东海镇党委政府给以高锦龙党纪、政纪处分”的决定 2006年12月4日,市国土局将高锦龙非法卖地的证据及《土地犯罪案件移送书》转给了该市公安局 然而,除2007年受到东海镇纪委给予“留党察看一年”及“建议村委会撤销其职位”的处罚外,高锦龙并未在规定时间内(2006年10月6日前),将93万元有关款项上缴市财政,为此引来了省国土资源厅专门发函督办 2006年11月22日,为应对高锦龙的行为,陆丰市国土局曾向该市法院提交了《土地处罚强制执行申请书》,但法院未予立案 “这不算什么,最离奇的是国土局责令收回的土地又被卖掉了”3月25日,站在已完工的村民楼房前,高春实调侃道,“国土局的文件成了一纸空文” 高春实所指的土地位于南兴小学对面,1996年被村小组卖给刘振东,2006年9月被市国土资源局责令“退还村集体”如今,这块土地上已建有两栋楼房,户主为高色涛2007年11月29日,陆丰市建设局为高色涛办理了《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 “这块土地已经收回,他们(建设局)怎么办的证我们不清楚,但我们没有给他办理土地使用证”3月25日,市国土局张伟菊说 非法卖地起初未立案 2007年2月7日,陆丰市公安局根据经侦大队的调查结果,作出了对市国土局转交的“高锦龙非法卖地”案件不予立案的决定对此,市公安局的解释是:1、高厝村于1999年至2006年的收入共70万元,经东海镇纪委进行账务核查,全部用于公益事业;2、高厝合作办厂的15亩土地至今仍未动工,且已收回集体所有 2008年1月25日,由于不服陆丰市公安局的决定,村民向汕尾市公安局提出了恢复立案的请求4月10日,汕尾市公安局作出了和陆丰公安局一样的答复 “非法卖地与非法卖地所得是两回事,卖地所得用于公益事业,不能成为非法卖地证据不足的理由”3月25日,市国土局张伟菊向南方农村报记者表达了自己的看法,“非法卖地证据我们已经移交,但他们是否立案我们管不着” “公益事业连300多年的古池和村里的公厕都卖掉了,他做的是什么公益事业”对于公安局的答复,村民不以为然 对于经侦大队主持调查高锦龙案,东海镇纪委林副书记表达了异议:“小组长又不是国家公职人员而且,经侦大队没有要我们参与核查,也没有要求我们提供高厝村账务的核查结果”对于高厝村的村账,镇纪委在核查中发现只有总账,没有明细账,也无资产负债表;支出单据存在白条和组长同时兼任出纳等财经纪律等问题 不过,据陆丰市委宣传部透露,公安部门已于去年8月对此立案 国土所发现官员住宅 2005年9月20日,听到高锦龙威胁70多岁的老军人高家柱“我多卖一块地,就告到你死”后,高春实决定“奉陪到底” 三天后,在拒绝了高少畅代高锦龙捎来的3万元现金后,高春实和高家柱等10人开始了第一项“奉陪”工作——找律师写诉状 然而,陆丰好几个律师事务所都不接这宗案件后来,汕尾一林姓律师在提出“不出庭、不署名”的条件后,帮助村民完成了一份《维护农民权益的控告书》随后,高春实等拿着这份控告书和311户户主的签名,开始了漫长的“告村官”之路 “1996年搞土地规划时,高锦龙曾说有两位政府官员要买地”3月26日,原村小组组长高建告诉南方农村报记者,村小组确实在现南兴小学所在地预留了两块土地,到2005年南兴小学兴建前一直没耕种 2006年2月24日,镇国土所在对高厝村非法售出土地上建设的住宅进行核查时,发现了一处陆丰市政府人员的住宅对此,市国土局张伟菊没有进行证实 “政府人员都买地,如何查没办法,我们只有重金征求正义之士帮我们讨回公道”25日,高春实翻开一叠各级政府的复函,解释他们悬赏的动机,“要是能告倒高锦龙,我们就是砸锅卖铁也要凑齐这笔感谢费”                                     血泪控诉《二》                                             一个当代中国现役军人家庭的悲惨遭遇            控告人:郭建林,男,1964年1月25日出生,汉族,退伍军人,系河南省林州市陵阳镇官庄村人,现住中国北京上访村      被控告人:方海龙,男,原河南省林州市陵阳镇党委书记,现任河南省内黄县副县长      栗记昌,男,河南省林州市信访局科长      牛少宇,男,原河南省林州市陵阳镇纪检书记      刘俊国,男,河南省林州市陵阳镇信访办主任      张宝增,男,河南省林州市公安局陵阳派出所所长      魏太生,男,原河南省林州市陵阳镇官庄村支书      请求事项:      依法追究方海龙、栗记昌、牛少宇、刘俊国、张宝增、魏太生等人的法律责任,赔偿我们精神和身体上及其他一切经济损失      事实和理由: 2005年,我村村官和镇政府收取了林州市日杂公司各40万元人民币后,与该公司内外勾结、以租代征、强行抢占我村集体土地200亩左右,镇党委书记方海龙徇私舞弊、假公济私,安排其弟方海东带领工程队在抢占我们的承包土地上强行施工,在他们倒卖土地的背后有着不可告人的阴谋!我则因为举报违法占地而遭到了镇政府和村官的打击报复,至今我全家12口人的所谓土地补偿款全被村官非法扣截!      2007年3月8日,镇党委书记方海龙指派镇纪检书记牛少宇、刘俊国与林州市信访局栗记昌强行把我关进北京市聚源宾馆私设“黑监狱”里,雇佣三个打手将我残酷毒打致残成脑震荡和多处软组织损伤!又强行从北京红十字会和平医院急诊室病床上把我“绑架”回林州,致使我留下了严重的后遗症!      2007年7月3日,我正常向省委巡视组反映问题,被陵阳派出所将我非法拘留,省委巡视组得知情况后,责令林州市公安局当晚立即将我释放在回村的路上我又被村支书魏太生打伤成耳内鼓膜炎,陵阳派出所公开包庇袒护打人凶手,不作处理!      2007年7月20日,省委巡视组离开林州后,林州市公安局陵阳派出所违反法定程序再次将我非法拘留5天      2007年7月27日,为讨要说法,我前妻未麦芹再次被村支书魏太生和他弟兄们打伤住院,经医院检查:头上被砖块砸伤两厘米长一伤口、浑身黑青多处软组织损伤陵阳派出所包庇袒护不处理打人凶手!连我们住院的数千元医疗费都不给赔偿!      四年来,我用血水和泪水书写了20多万字、数十篇的举报控诉材料,打字复印邮寄等借款花费数万元,卖掉了家里所有能卖的东西、包括粮食,依法逐级反映了1000多次,至今没有得到解决!我是一名退伍军人、儿子是现役军人,我的小女儿、一个现役军人的妹妹15岁就被迫辍学去打工为她妈妈治伤...在当地我家是特困现役军属家庭,地方政府和村里从来没有优待和救济过我家一分钱!国家的救灾救济款都被他们贪污了!现在我又被逼得妻离子散、流离失所、无家可归!                                                  我在北京看伤、打工当保安,2008年6月27日,方海龙再次派人从北京把我押回来,骗我说这次一定给你解决问题!结果回来后就把我“软禁”在镇政府计生办,奥运期间每天有三个人看管着我,限制我的人身自由100多天!2009年两会期间我再次被“软禁”在镇政府计生办!打人凶手违法者至今仍然逍遥法外!方海龙在被安阳市纪委审查时就有问题,退出了巨款了事,本应该受到法律的制裁,不但没有受到党政处分,而且又跑官买官升任内黄县副县长!法律何在!公道何在!      综上所述,方海龙等人利用职权、谋取私利、拒不办理上级机关和信访工作机构交办督办的重要信访事项、编报虚假材料欺骗上级机关;超越滥用职权、违反规定使用警力,违反法定程序侵害公民合法权益,对举报人进行长期跟踪监视、打击报复、非法拘禁拘留、关押毒打致残违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10条、37条、41条,《土地法》第76条、78条、81条,《农村土地承包法》第9条、53条、62条和《刑法》第228条、410条、第238条、254条及《关于违反信访工作纪律处分暂行规定》第6条、第8条、第9条的有关规定请求依法追究方海龙、栗记昌、牛少宇、刘俊国、张宝增、魏太生等人的法律责任!赔偿我和我家人精神和身体上及其他一切经济损失!                                                                                                                                                       控告人:郭建林                                                               2009年3月26日 联系电话:
  • 首页
  • 游艇租赁
  • 电话
  •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