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谁在攻击栾川法院


被告家属只是将本案的来龙去脉如实表达,竟被栾川法院污蔑为“捏造事实,歪曲真相,用极其尖锐的语言恶意攻击栾川法院和办案法官”;那么,栾川法院和办案法官把民事经济纠纷变为刑事职务侵占,在事实不清的情况下枉法裁判,将被告长期羁押以职务侵占罪判处十年,一个鲜活的生命就这样成了痴呆病人,该怎么说! 栾川法院2008年8月15日和10月10日两次开庭,为何迟至2009年2月3日发放判决书是因为被告2008年10月18日出现言语不清、行动不稳,2008年10月24日晚办理取保候审,10月25日在洛阳中心医院被确诊为大面积脑梗死、高血压三期(极危组)、完全感觉性失语被告经过三个多月的治疗已无法恢复、无法为自己辩护栾川法院认为被告家中无人,故枉法裁判!且在被告被重新羁押之日,被告与河南马克置业有限公司合同纠纷的代理人就接到河南省高院立案庭 “于2009年2月12日召开洛阳市栾川黄沟铅金矿与河南马克置业有限公司再审申诉的听证会”的通知难道这些都是巧合吗 依据刑事诉讼法第60条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刑事诉讼法若干意见的解释第66条规定应当取保候审,并且符合取保候审的法定条件可是栾川法院为什么就不办理呢很明显就是要让李广献冤死,病死在栾川看书所李的家属问栾川法院的一名领导法官“我家的人有病在里面(看守所)出了问题谁负责”法官说“死了是正常现象,全国各地有病死在里边的人多了”                 一、基本案情   2002年4月16日,李光献以栾川县黄沟铅金矿名义与潘新凯签订入股协议,约定潘新凯入股资金30万元,占股份45%,李光献以一个采矿证(栾川县黄沟铅金矿,1.77平方公里)和两个探矿证(栾川县穴子沟金矿普查,28.1平方公里和栾川县黄沟铅金矿,11.7平方公里)入股,占股份55%(采矿证属于洛阳市栾川黄沟铅金矿,探矿证属于李广献个人)企业盈利及亏损按照栾川县黄沟铅金矿55%、潘新凯45%的比例分红、承担2006年8月,李广献私自将穴子沟金矿探矿证(证号4100000720037)以175万元转让给河南天基实业开发有限公司(175万元不是合同价款,真实合同价款是20万元,175万元由栾川公安局经侦大队民警王民吾认定)当潘新凯了解到此情况后,多次找到李光献要求按入股协议分红,但李光献不承认转让一事,也不给潘分钱2007年6月,潘新凯找到洛阳市国威商务咨询有限公司的“杨国威”(潘新凯的亲表弟!)(真名杨照普,现羁押在汝州市看守所,其公司未注册),并出具委托书(此委托为全权委托,请栾川法院把话讲清楚)委托“杨国威”向李光献要账(分钱与要账是一回事吗请栾川法院不要转移话题),在杨国威与李光献的交涉过程中,杨国威以潘新凯的名义与李光献达成退股协议(杨乃潘办理退股事宜的全权委托人),原入股的30万元只主张10万元,李光献付给杨国威2万元现金,下欠8万元至今未付(在杨国威与老李的交涉中怎么判决书上写的是徐少辉说“潘新凯弄我和徐红彩以后,付给一个记者2000元”!杨国威是怎么弄的老李老李为何要付给记者钱潘新凯绑架、殴打徐红彩,栾川法院怎么不提——潘新凯因绑架老李、徐红彩等种种过错,只主张10万元退股)因李光献拒不提供账目,经栾川县公安局查证,李光献共合理开支232500元,因徐红彩代收河南天基实业有限公司所付的栾川县穴子沟勘探证转让费10万元后仅给李光献8万元,因此李光献所收受转让费实为173万元,减去合理开支240550元(开庭时,被告又提供了合理开支的票据),被告人李光献侵占资金为1489450元(依照栾川法院的说法是:老李是活雷锋,不是把自己的探矿证白白送给黄沟铅金矿,就是把自己的探矿证白白拿去与黄沟铅金矿、潘新凯入股;老李一点股份都不要)   经合议庭成员评议并报请审判委员会讨论认为,被告人李光献利用职务便利,转让本单位所有的探矿证(请栾川法院将“本单位”说清楚!请不要糊弄广大对法律不精通的网友!),并将转让款非法占有,对股东隐瞒事实真相,数额巨大,其行为已构成职务侵占罪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成立,应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对于被告人李广献及其辩护人关于穴子沟探矿证属私人所有,潘新凯入股未登记,不能生效,黄沟铅金矿是否盈余未查清的辩护意见,因黄沟铅金矿与潘新凯的入股协议主体是黄沟铅金矿以三个证(采矿证和勘探证)为资本入股,此时,该三个证和潘新凯的入股资金均属合作体(请栾川法院解释一下,你们认定的合作体到底是什么有无法律规定受那些法律保护这不会是祁武锁、樊卓琳法官创新精神的体现吧)黄沟铅金矿所有,在事实上和习惯上,黄沟铅金矿也已将穴子沟探矿证纳入其日常管理之中(协议只要签订,不管是否依法成立,是否经主管部门批准、是否有效,栾川法院一致认为依法成立、有效!——请问此协议依据哪条法律成立并有效!——事实和习惯又是什么难道事实和习惯可以把两个性质不同的企业或单位变成一家——那么多国企、集体企业在事实和习惯上属于其董事长或总经理管理,所以这些国企、集体企业属于其董事长或总经理!——这或许是栾川法院的逻辑!——祁武锁、樊卓琳为栾川法院刑二庭正、副庭长,事实和习惯上刑二庭由他俩领导,所以栾川法院刑二庭是属于祁武锁、樊卓琳的!)至于潘新凯是否退股,黄沟铅金矿是否盈余不影响职务侵占罪的构成因此对其辩护意见本院不予采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七十一条之规定,以被告人李光献犯职务侵占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   二、关于李光献是否构成犯罪问题   2002年4月16日,李光献作为黄沟铅金矿的法人代表,代表该矿与潘新凯签订了入股协议,约定潘新凯入股30万元,占股份45%,李光献以三个证(包括穴子沟探矿证)入股,占股份55%,由此而见,李光献已将自己所有的穴子沟探矿证入股到黄沟铅金矿,穴子沟探矿证自然也就属于入股资产的一部分(洛阳市栾川黄沟铅金矿采矿证属集体企业,穴子沟探矿证属李广献个人所有,老李想把自己的东西入股到集体企业,就不需要批准吗——老李就不占一点点股份难道栾川法院以为集体企业好比自家的厨房,想进就进、想出就出!)转让所得173万元转让费(有李光献的收款条和证人证言证明)(收款条和证人证言难道比“老李和天基公司到省国土资源厅过户的协议更具有法律效力”),李光献既未入帐,又说不出其中148万余元的去向,故其行为已构成职务侵占罪(老李转让自己的名下的探矿证,转让价款作何用途与栾川公安局的侦查有何关系!)   三、关于给李光献办理取保候审问题   2008年10月24日下午6时许,栾川县看守所电话通知:李光献患病,经检查为高血压和脑梗塞,要求变更强制措施我院随即派人落实,经研究决定为其办理取保,并于当晚9时就办理了取保候审手续,将其释放之前李家属和看守所从未有人书面或口头说过李有病为其办理取保,未耽误一点时间 2008年10月18日李广献在栾川看守所突然不会说话,2008年10月22日李的家属得知,矿上工作人员给栾川看守所打电话发短信请求办理取保候审(我们至今保留当时的证据),2008年10月24日早8点,李的家属找到樊卓琳法官说“李广献在看守所生病了,请求办理取保候审”,樊卓琳法官说这事不归法院管,是看守所管的李的家属找到看守所,经问确实生病了,当天下午李的家属又找到了看守所所长,家属刚离开,看守所干警带李到县医院做了检查,当晚办了取保候审故栾川法院所说“之前李家属和看守所从未有人书面或口头说过李有病为其办理取保,未耽误一点时间”不是事实   李光献取保后,违反取保候审法律规定,私自转移租房住址,当时办理取保候审时,法官到李的住所探视李的病情时,都并未告知家属搬家需告知法官当时李的住所只有一间房子,没有法官的一间办公室大,一家三口根本不够住只得再搬家,期间李的家属电话一直是开通的,随时可以联系到就在2009年1月14日李的家属还专程到栾川法院找到了祁武锁法官问询案件情况,祁武锁法官要求家属2009年2月2日(大年初八)让法官看一下病人的情况,家属同意2009年2月1日李的家属还给樊卓琳法官打了电话,2009年2月2日李广献的子女按照约定来到了栾川法院,祁,樊两位法官要看病人病情做笔录,在李广献子女的带领下来到了洛阳市中心医院法官一直说李广献属于逃跑,如果是逃跑的话,会主动与你们联系吗会带你们见人吗其家属拒不说出其真实地址,在法官再三对其家属做工作的情况下,其儿子还说:“我们是绝不会说出李光献的住址的”(老李的儿子不是说不告诉你们吗天知道祁武锁、樊卓琳是怎么做了他的工作利用年轻人的单纯,还是你们法院的大棒老李的儿子很孝顺,不会直呼老李的名字!栾川法院这样写也太不专业了!)为了加强对取保候审犯罪嫌疑人的监管,我们耐心给李光献家属做工作,为了核实取保条件是否发生变化,须让李再到医院检查一下目前病状,后才在洛阳市第二人民医院见到李光献(口口声声说是去核实取保条件,但到了之后为什么再次羁押发放判决书呢祁武锁、樊卓琳不仅嘴上功夫了得,文字功夫也如此厉害!)经医生检查,认为李光献患脑梗死,影响语言功能,在监狱羁押与在家基本一样,有点医学常识的人都知道大面积脑梗已引起失读,失写,失语,高血压三期(极高危组),无论是哪种病情再次发作都会再次留下后遗症,而且会危及生命,当时大夫也说平时用药只是预防再次发病,但是谁也不能保证预防期间就不会发病,像这种病想恢复到以前一样基本上是不可能,最起码在家的时候病人心情舒畅,生活起居用药能得到家人的最好的照顾,血压还忽高忽低的不稳定难道在监狱羁押能和在家里一样吗心情一样吗?医疗条件能和外面一样吗生活能得到最好的照顾吗?这些都是影响病人生命安全的重要因素 栾川法院的法官说“在监狱羁押与在家基本一样,”我看说这话的栾川某法官的日子过的太惬意了,竟然不知道什么是监狱什么是家真应该进监狱体验一下生活 因此我们将其带至栾川县看守所,并下发了判决书并不是李家属所说“重新羁押只为发放判决书”(图穷匕首见了吧——老李不能再折腾了,就狠狠的扣他一顶帽子——关起来重判!!!——早些时候你们咋不判呢是不是怕老李告你们)   四、关于李光献是否辩驳问题   2008年10月10日第二次开庭,为何在2009年2月3日发放判决因为栾川法院知道老李已经永远无法正常表达,在发放判决之后,老李的妻女容易对付栾川法院曾经审理案子三番五次开庭都没有下判决,但老李开了两次庭就给判了!为什么老李大面积脑梗死了!——老李家属2009年2月11日将刑事上诉状递交栾川法院祁武锁,2月24日洛阳中院就撤销了栾川法院樊卓琳的判决,发回重审!这是为什么呢——洛阳中院两周内就能够看出此案事实不清,但是栾川法院2008年8月15日、10月10日开了两次庭,一直到2009年2月3日发放判决,可见栾川法院某些法官的工作态度、业务能力到底有怎样了!不知道是在秉公执法、为民伸冤,还是在枉法裁判、草菅人命!!!——看到这里,请大家想一想,栾川法院的办案人员到底是保护了老李的辩护权,还是要置他于死地!——当少数不法分子混进了司法队伍,人民的正当权益还能受到保护吗 “坚持从严治院,加强人民法院自身建设”不是一句空话!去年以来,各级法院以更大决心、更大力度查处违纪违法案件,决不姑息迁就,共查处违纪违法人员712人,其中追究刑事责任105人真诚希望栾川法院能坚决查处自身的某些不法分子!!!还栾川一片蓝天!!!   五、关于李光献上诉问题   一审判决书下发后,李光献家属提出上诉,依照法律规定,上诉后,案件应由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重新审理故栾川法院便将案卷材料及有关病情材料一并及时送往市中院受理并不是李光献家属所说“把这个烫手的山芋转移出去”(老李家属上诉前请求办理取保候审时,祁武锁、樊卓琳法官是怎么做的呢2009年2月4日上午李的家属找到了看守所的所长,所长已经派人带李到医院做了检查,李的家属也将病历,检查结果交给了所长,2009年2月5日一上班,所长就将结果汇报给了栾川法院,并且出了书面报告,认为有三项病症都不适合羁押栾川法院的祁武锁、樊卓琳又以经审委会研究过需要做司法鉴定,而且要家属立即交上诉状2009年2月11日李的家属递交了上诉状,随即栾川法院将案件转交了洛阳中院期间栾川法院并未做司法鉴定,而且骗家属说鉴定材料已经递到市中院技术鉴定科,经家属到中院查证根本没有此事)我们严格依照法律规定按程序办案,在每一个审理环节,都是依法尽快办理,从不存在推诿扯皮,故意刁难现象李广献的上诉权得到了行使 2008年8月15日已开庭审理的案子,审了半年下了判决,被告上诉后,在中院不到两周就被认定事实不清,撤销原判决、发回重审!——栾川法院发这篇帖子的某些法官不感觉脸红吗这就是“你们严格依照法律规定按程序办案,在每一个审理环节,都是依法尽快办理,从不存在推诿扯皮,故意刁难现象”???   六、关于有关领导过问问题   李光献家属多次提到“齐、樊两位法官说有很多领导关注,是经省高院审核后定的性,县的相关领导给其二人下达了重要指示,他们只是按领导意见办事”,纯属捏造事实,两位法官根本没有给其说过这样的话,况且我院没有齐法官,而是祁法官此案法院受理后,李光献家属及受害人潘新凯等人为了各自的利益不断找相关部门和领导反映情况告状政法领导听取案件汇报后,明确要求要依法办理我院也是严格按照法律规定办理,对案件的定性和判刑是经过栾川法院审判委员会认真讨论和研究的,并非一两个法官定的案 栾川法院祈,樊两位法官说过的话竟然不承认,那也没办法谁让他们在法院吃饭呢2009年2月3日就在洛阳市中心医院的大院,栾川法院和公安要把时刻都有生命危险的李广献带走时,李的家属与其理论时,祁武锁法官说:“我们只是按领导的意思来办的,我们也没有办法,你父亲的病是真的,我们回去马上给领导汇报,你们也可以找领导反映情况”当时法官要李的家属随行,李的家属要法官写个手续,假如病人出了问题由法官负责,我们就把人交给你们了,我们就不去栾川了,祁武锁、樊卓琳法官和栾川公安的杨云飞大队长都不写樊卓琳法官说:“你们不去会后悔的”其女随行 2009年2月4日早8点多,在祁武锁法官的办公室,当时还有几个法官,樊卓琳法官说:“你们不要泪流满面的,事情又不是没有办法”李的家属告诉法官一早找到了宗书记,宗书记说谁办案谁负责,让我们来找法院,她会给潘院长打电话接待我们樊卓琳法官说:“潘院长已经调到中院了,现在也不在这儿,何况潘院长也不知道这事年28一大早政法委通知我们开会,领导说我们要是在这个案子里有毛病,我们要是自动承认的话,会从轻处理,要是我们不把人抓回来,就撤我们的职,不让我们上班了人现在看守所,看守所认为适合羁押就羁押,认为不适合羁押,还和上次办的手续一样很快的”当时李的家属对樊法官,祈法官是既感谢又鞠躬的,觉得干啥都不容易,这办案的法官也有这么多的无奈家属在随后的几天里天天找领导 当日上午李的家属找到了看守所的所长,所长已经派人带李到医院做了检查,李的家属也将病历,检查结果交给了所长,2009年2月5日一上班,所长就将结果汇报给了栾川法院,并且出了书面报告,认为有三项病症都不适合羁押栾川法院的办案人员又以经审委会研究过需要做司法鉴定,而且要家属立即交上诉状2009年2月11日李的家属递交了上诉状,随即栾川法院将案件转交了洛阳中院期间栾川法院并未做司法鉴定,而且骗家属说鉴定材料已经递到市中院技术鉴定科,经了解根本没有此事 2009年2月5日上午在司院长和祁武锁法官的办公室,原告潘新凯曾几次扬言,要杀了李广献的女儿,要找李广献家属的麻烦可是樊卓琳偏偏把家属的电话号码告诉原告潘新凯不知是何用意——借刀杀人嘛!!!!   七、关于河南马克置业有限公司申请执行洛阳栾川黄沟铅金矿转让合同纠纷一案的执行情况   河南马克置业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马克公司)与洛阳市栾川黄沟铅金矿转让合同纠纷一案,栾川县人民法院城关法庭做出一审判决,判决被告黄沟铅金矿与原告马克公司签订矿山转让协议有效并继续履行,被告应将其所持有的410000140017号采矿证登记的权益过户给原告一审判决后,因黄沟铅金矿不服,上诉至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做出终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法律文书生效后,黄沟铅金矿拒不按判决自动履行,马克公司即申请栾川法院强制执行(栾川法院将按照法律规定本应无效的协议判为依法成立,这让老李怎么履行洛阳中院判决后,老李又在洛阳中院立了申诉案,在马上就有结果的情况下,栾川法院李鸿州串通马克公司与黑恶人员徐少辉将老李绑架,先敲诈,未遂后带到栾川法院——2007年11月16日,在西工区汉屯路派出所立过案!)   我院执行局立案执行后,因黄沟铅金矿无办公场所,法定代表人李广献无固定住址,在找不到李广献的情况下,我院在报纸上公告向被执行人送达执行通知书,要求被执行人限期自动履行生效的法院判决书所确认的义务因被执行人始终不到庭,我院向省国土资源厅发出协助执行通知书,要求按生效判决协助过户省资源厅窗口办工作人员称:现在正续办新证,若要办理过户转让,当事人双方必须前来填报转让的一切手续但因找不到被执行人,致使该案无法执行在此期间,申请执行人多次催促法院执行,承办人员告知,现在只有找到李广献,双方一起到省厅办理有关手续后,方能执行该判决并告知申请执行人要协助法院查找李广献的下落,若找到了及时和法院联系2007年11月16日,马克公司给法院打电话告诉本案承办人员,在洛阳市西工区派出所发现李广献承办人员立即给派出所同志打电话,要求暂时控制李广献我院立即派人前往,当承办人员快到嵩县八里滩时,又接到派出所电话说李广献跑了,前去人员又返回(老李真神通广大,栾川法院打电话特意交代西工区派出所看好老李,还能让老李跑掉)晚上九点钟左右,马克公司再次打电话称又找到了李广献(两次打电话说找到了老李的都是马克公司,这不明显的是马克绑架了老李么为什么说老李跑掉,是因为徐少辉想先敲诈老李家属钱财!)因当时是星期五晚上,临时安排接人有困难,承办人员询问马克公司能否同李一起来栾川,马克公司称可以我院立即安排承办人员等在栾川法院等候当晚,李广献到法院后态度蛮横,拒不配合执行,随将其拘留   2007年11月19日(星期一),承办人员到拘留所询问李广献,李称,让其履行转让协议,绝不可能承办人员再三讲明了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的后果,并多次与李广献交谈,但李广献始终拒绝配合执行后经审委会研究,决定将案件转交栾川县公安局,以涉嫌拒不履行法院生效判决裁定罪立案侦察栾川县公安局侦察期间,该案洛阳市中院中止原判决执行,另组合议庭再审,我院随即提请公安局撤销案件关于李家属反映承办人员串通社会闲散人员等,是无中生有,混淆视听(到底是谁在混淆视听大家一看就明白)   总之,栾川法院欢迎社会各界对法院工作的监督,并对关心、理解、支持法院工作的社会各界人士表示感谢!我们希望无论是案件当事人还是其他公民都能正确运用自己的监督权利,在客观、遵守法律和道德的前提下实施监督,而不是用捏造实事、歪曲事实来吸引群众的目光(人民群众很希望了解真相,看看网上对基层法院的评价和关注就知道了至于是谁在捏造事实,把一个企业搞垮,把一个鲜活的生命整成痴呆病人,我相信人民群众心里会明白) 案件现在已由县法院退到了县检察院,并且做了司法鉴定,但是栾川的法官和检查官都不告诉家属其结果,栾川法院法官告诉李的律师及其家属,案件已经退到检察院,鉴定结果应该已经出来了,我不知道,办理取保候审的事由检察院和看守所管,现在病人病情基本稳定 李的病经过洛阳市中心医院,洛阳市三院,洛阳市中医院的治疗下,效果不尽人意,经过多方面的努力,家属带李来到北京宣武医院神经内科,盼望还有希望,神经内科的教授经过鉴定认真的制定了治疗方案,有吃的药,有输液的药并叮嘱家属不能让病人生气受刺激,还要向对待婴儿一样,一切都要从头教起,并要积极做好康复训练,不管他说的对不对一定要让他不停的说,如果不训练他,他以后就真的不会说话了家属就像教小孩一样,确切的说比教小孩更难,因为小孩能听懂你说的话,能与你交流他确不能与你交流,因为你说的话他听不懂,而他想说的话又不能用语言表达出来很多时候靠肢体语言来交流家属就买本小孩的看图识字一遍一遍的教,刚开始有好长一段时间他的发音老是不正确,就偷偷的在一边掉眼泪,后来家属就偶尔骗他一次说是对的,他就像小孩似的一跳老高特别的高兴,家属的心里也特别的难受,好好的一个人突然就成了这样,一时也难以接受找他熟悉的人让他多说,尽管他说了半天别人也不明白他说的什么在家人精心的护理下,不断的强化训练下,药物的作用下,慢慢的发现他个别的字能发音正确,能从1数到20,这是他和家人最高兴的时候天天测几次血压,有时也不太稳定当输液的药刚刚用完两天,该去复查的时候,就被栾川法院重新羁押,就在当天早上刚吃过降压药,在医院测得高压170,低压90.一个高血压三期(极高危组),大面积脑梗死引起的失语,失读,失写的病人其栾川法院的法官声称:“病情基本稳定,在监狱羁押和在家基本一样”李在看守所用的药都是其家属送的,如果住看守所能使病人的病情更稳定,病人生了病住看守所好了 一个正常的人一下子失语,失读,失写,不能与人正常的交流的痛苦,我想不是一个正常的人能体会到的!    栾川县人民法院    2009年3月25日 被告家属只是将本案的来龙去脉如实表达,竟被栾川法院污蔑为“捏造事实,歪曲真相,用极其尖锐的语言恶意攻击栾川法院和办案法官”;那么,栾川法院和办案法官把民事经济纠纷变为刑事职务侵占,在事实不清的情况下枉法裁判,将被告长期羁押以职务侵占罪判处十年,一个鲜活的生命就这样成了痴呆病人,该怎么说! 栾川法院2008年8月15日和10月10日两次开庭,为何迟至2009年2月3日发放判决书是因为被告2008年10月18日出现言语不清、行动不稳,2008年10月24日晚办理取保候审,10月25日在洛阳中心医院被确诊为大面积脑梗死、高血压三期(极危组)、完全感觉性失语被告经过三个多月的治疗已无法恢复、无法为自己辩护栾川法院认为被告家中无人,故枉法裁判!且在被告被重新羁押之日,被告与河南马克置业有限公司合同纠纷的代理人就接到河南省高院立案庭 “于2009年2月12日召开洛阳市栾川黄沟铅金矿与河南马克置业有限公司再审申诉的听证会”的通知难道这些都是巧合吗 依据刑事诉讼法第60条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刑事诉讼法若干意见的解释第66条规定应当取保候审,并且符合取保候审的法定条件可是栾川法院为什么就不办理呢很明显就是要让李广献冤死,病死在栾川看书所李的家属问栾川法院的一名领导法官“我家的人有病在里面(看守所)出了问题谁负责”法官说“死了是正常现象,全国各地有病死在里边的人多了”                 一、基本案情   2002年4月16日,李光献以栾川县黄沟铅金矿名义与潘新凯签订入股协议,约定潘新凯入股资金30万元,占股份45%,李光献以一个采矿证(栾川县黄沟铅金矿,1.77平方公里)和两个探矿证(栾川县穴子沟金矿普查,28.1平方公里和栾川县黄沟铅金矿,11.7平方公里)入股,占股份55%(采矿证属于洛阳市栾川黄沟铅金矿,探矿证属于李广献个人)企业盈利及亏损按照栾川县黄沟铅金矿55%、潘新凯45%的比例分红、承担2006年8月,李广献私自将穴子沟金矿探矿证(证号4100000720037)以175万元转让给河南天基实业开发有限公司(175万元不是合同价款,真实合同价款是20万元,175万元由栾川公安局经侦大队民警王民吾认定)当潘新凯了解到此情况后,多次找到李光献要求按入股协议分红,但李光献不承认转让一事,也不给潘分钱2007年6月,潘新凯找到洛阳市国威商务咨询有限公司的“杨国威”(潘新凯的亲表弟!)(真名杨照普,现羁押在汝州市看守所,其公司未注册),并出具委托书(此委托为全权委托,请栾川法院把话讲清楚)委托“杨国威”向李光献要账(分钱与要账是一回事吗请栾川法院不要转移话题),在杨国威与李光献的交涉过程中,杨国威以潘新凯的名义与李光献达成退股协议(杨乃潘办理退股事宜的全权委托人),原入股的30万元只主张10万元,李光献付给杨国威2万元现金,下欠8万元至今未付(在杨国威与老李的交涉中怎么判决书上写的是徐少辉说“潘新凯弄我和徐红彩以后,付给一个记者2000元”!杨国威是怎么弄的老李老李为何要付给记者钱潘新凯绑架、殴打徐红彩,栾川法院怎么不提——潘新凯因绑架老李、徐红彩等种种过错,只主张10万元退股)因李光献拒不提供账目,经栾川县公安局查证,李光献共合理开支232500元,因徐红彩代收河南天基实业有限公司所付的栾川县穴子沟勘探证转让费10万元后仅给李光献8万元,因此李光献所收受转让费实为173万元,减去合理开支240550元(开庭时,被告又提供了合理开支的票据),被告人李光献侵占资金为1489450元(依照栾川法院的说法是:老李是活雷锋,不是把自己的探矿证白白送给黄沟铅金矿,就是把自己的探矿证白白拿去与黄沟铅金矿、潘新凯入股;老李一点股份都不要)   经合议庭成员评议并报请审判委员会讨论认为,被告人李光献利用职务便利,转让本单位所有的探矿证(请栾川法院将“本单位”说清楚!请不要糊弄广大对法律不精通的网友!),并将转让款非法占有,对股东隐瞒事实真相,数额巨大,其行为已构成职务侵占罪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成立,应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对于被告人李广献及其辩护人关于穴子沟探矿证属私人所有,潘新凯入股未登记,不能生效,黄沟铅金矿是否盈余未查清的辩护意见,因黄沟铅金矿与潘新凯的入股协议主体是黄沟铅金矿以三个证(采矿证和勘探证)为资本入股,此时,该三个证和潘新凯的入股资金均属合作体(请栾川法院解释一下,你们认定的合作体到底是什么有无法律规定受那些法律保护这不会是祁武锁、樊卓琳法官创新精神的体现吧)黄沟铅金矿所有,在事实上和习惯上,黄沟铅金矿也已将穴子沟探矿证纳入其日常管理之中(协议只要签订,不管是否依法成立,是否经主管部门批准、是否有效,栾川法院一致认为依法成立、有效!——请问此协议依据哪条法律成立并有效!——事实和习惯又是什么难道事实和习惯可以把两个性质不同的企业或单位变成一家——那么多国企、集体企业在事实和习惯上属于其董事长或总经理管理,所以这些国企、集体企业属于其董事长或总经理!——这或许是栾川法院的逻辑!——祁武锁、樊卓琳为栾川法院刑二庭正、副庭长,事实和习惯上刑二庭由他俩领导,所以栾川法院刑二庭是属于祁武锁、樊卓琳的!)至于潘新凯是否退股,黄沟铅金矿是否盈余不影响职务侵占罪的构成因此对其辩护意见本院不予采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七十一条之规定,以被告人李光献犯职务侵占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   二、关于李光献是否构成犯罪问题   2002年4月16日,李光献作为黄沟铅金矿的法人代表,代表该矿与潘新凯签订了入股协议,约定潘新凯入股30万元,占股份45%,李光献以三个证(包括穴子沟探矿证)入股,占股份55%,由此而见,李光献已将自己所有的穴子沟探矿证入股到黄沟铅金矿,穴子沟探矿证自然也就属于入股资产的一部分(洛阳市栾川黄沟铅金矿采矿证属集体企业,穴子沟探矿证属李广献个人所有,老李想把自己的东西入股到集体企业,就不需要批准吗——老李就不占一点点股份难道栾川法院以为集体企业好比自家的厨房,想进就进、想出就出!)转让所得173万元转让费(有李光献的收款条和证人证言证明)(收款条和证人证言难道比“老李和天基公司到省国土资源厅过户的协议更具有法律效力”),李光献既未入帐,又说不出其中148万余元的去向,故其行为已构成职务侵占罪(老李转让自己的名下的探矿证,转让价款作何用途与栾川公安局的侦查有何关系!)   三、关于给李光献办理取保候审问题   2008年10月24日下午6时许,栾川县看守所电话通知:李光献患病,经检查为高血压和脑梗塞,要求变更强制措施我院随即派人落实,经研究决定为其办理取保,并于当晚9时就办理了取保候审手续,将其释放之前李家属和看守所从未有人书面或口头说过李有病为其办理取保,未耽误一点时间     2008年10月18日李广献在栾川看守所突然不会说话,2008年10月22日李的家属得知,矿上工作人员给栾川看守所打电话发短信请求办理取保候审(我们至今保留当时的证据),2008年10月24日早8点,李的家属找到樊卓琳法官说“李广献在看守所生病了,请求办理取保候审”,樊卓琳法官说这事不归法院管,是看守所管的李的家属找到看守所,经问确实生病了,当天下午李的家属又找到了看守所所长,家属刚离开,看守所干警带李到县医院做了检查,当晚办了取保候审故栾川法院所说“之前李家属和看守所从未有人书面或口头说过李有病为其办理取保,未耽误一点时间”不是事实   李光献取保后,违反取保候审法律规定,私自转移租房住址,当时办理取保候审时,法官到李的住所探视李的病情时,都并未告知家属搬家需告知法官当时李的住所只有一间房子,没有法官的一间办公室大,一家三口根本不够住只得再搬家,期间李的家属电话一直是开通的,随时可以联系到就在2009年1月14日李的家属还专程到栾川法院找到了祁武锁法官问询案件情况,祁武锁法官要求家属2009年2月2日(大年初八)让法官看一下病人的情况,家属同意2009年2月1日李的家属还给樊卓琳法官打了电话,2009年2月2日李广献的子女按照约定来到了栾川法院,祁,樊两位法官要看病人病情做笔录,在李广献子女的带领下来到了洛阳市中心医院法官一直说李广献属于逃跑,如果是逃跑的话,会主动与你们联系吗会带你们见人吗其家属拒不说出其真实地址,在法官再三对其家属做工作的情况下,其儿子还说:“我们是绝不会说出李光献的住址的”(老李的儿子不是说不告诉你们吗天知道祁武锁、樊卓琳是怎么做了他的工作利用年轻人的单纯,还是你们法院的大棒老李的儿子很孝顺,不会直呼老李的名字!栾川法院这样写也太不专业了!)为了加强对取保候审犯罪嫌疑人的监管,我们耐心给李光献家属做工作,为了核实取保条件是否发生变化,须让李再到医院检查一下目前病状,后才在洛阳市第二人民医院见到李光献(口口声声说是去核实取保条件,但到了之后为什么再次羁押发放判决书呢祁武锁、樊卓琳不仅嘴上功夫了得,文字功夫也如此厉害!)经医生检查,认为李光献患脑梗死,影响语言功能,在监狱羁押与在家基本一样,有点医学常识的人都知道大面积脑梗已引起失读,失写,失语,高血压三期(极高危组),无论是哪种病情再次发作都会再次留下后遗症,而且会危及生命,当时大夫也说平时用药只是预防再次发病,但是谁也不能保证预防期间就不会发病,像这种病想恢复到以前一样基本上是不可能,最起码在家的时候病人心情舒畅,生活起居用药能得到家人的最好的照顾,血压还忽高忽低的不稳定难道在监狱羁押能和在家里一样吗心情一样吗?医疗条件能和外面一样吗生活能得到最好的照顾吗?这些都是影响病人生命安全的重要因素 栾川法院的法官说“在监狱羁押与在家基本一样,”我看说这话的栾川某法官的日子过的太惬意了,竟然不知道什么是监狱什么是家真应该进监狱体验一下生活 因此我们将其带至栾川县看守所,并下发了判决书并不是李家属所说“重新羁押只为发放判决书”(图穷匕首见了吧——老李不能再折腾了,就狠狠的扣他一顶帽子——关起来重判!!!——早些时候你们咋不判呢是不是怕老李告你们)   四、关于李光献是否辩驳问题   栾川县看守所电话通知李光献患病是2008年10月24日,而我院已于2008年8月15日和同年10月10日两次公开开庭对此案进行了审理,在庭审中,李光献已充分辩解,并委托河南钼都律师事务所赵律师为其辩护,且提出了书面辩护意见李广献的辩护权得到了充分保障 2008年10月10日第二次开庭,为何在2009年2月3日发放判决因为栾川法院知道老李已经永远无法正常表达,在发放判决之后,老李的妻女容易对付栾川法院曾经审理案子三番五次开庭都没有下判决,但老李开了两次庭就给判了!为什么老李大面积脑梗死了!——老李家属2009年2月11日将刑事上诉状递交栾川法院祁武锁,2月24日洛阳中院就撤销了栾川法院樊卓琳的判决,发回重审!这是为什么呢——洛阳中院两周内就能够看出此案事实不清,但是栾川法院2008年8月15日、10月10日开了两次庭,一直到2009年2月3日发放判决,可见栾川法院某些法官的工作态度、业务能力到底有怎样了!不知道是在秉公执法、为民伸冤,还是在枉法裁判、草菅人命!!!——看到这里,请大家想一想,栾川法院的办案人员到底是保护了老李的辩护权,还是要置他于死地!——当少数不法分子混进了司法队伍,人民的正当权益还能受到保护吗 “坚持从严治院,加强人民法院自身建设”不是一句空话!去年以来,各级法院以更大决心、更大力度查处违纪违法案件,决不姑息迁就,共查处违纪违法人员712人,其中追究刑事责任105人真诚希望栾川法院能坚决查处自身的某些不法分子!!!还栾川一片蓝天!!!   五、关于李光献上诉问题   老李家属上诉前请求办理取保候审时,祁武锁、樊卓琳法官是怎么做的呢2009年2月4日上午李的家属找到了看守所的所长,所长已经派人带李到医院做了检查,李的家属也将病历,检查结果交给了所长,2009年2月5日一上班,所长就将结果汇报给了栾川法院,并且出了书面报告,认为有三项病症都不适合羁押栾川法院的祁武锁、樊卓琳又以经审委会研究过需要做司法鉴定,而且要家属立即交上诉状2009年2月11日李的家属递交了上诉状,随即栾川法院将案件转交了洛阳中院期间栾川法院并未做司法鉴定,而且骗家属说鉴定材料已经递到市中院技术鉴定科,经家属到中院查证根本没有此事)我们严格依照法律规定按程序办案,在每一个审理环节,都是依法尽快办理,从不存在推诿扯皮,故意刁难现象李广献的上诉权得到了行使 2008年8月15日已开庭审理的案子,审了半年下了判决,被告上诉后,在中院不到两周就被认定事实不清,撤销原判决、发回重审!——栾川法院发这篇帖子的某些法官不感觉脸红吗这就是“你们严格依照法律规定按程序办案,在每一个审理环节,都是依法尽快办理,从不存在推诿扯皮,故意刁难现象”???   六、关于有关领导过问问题   李光献家属多次提到“齐、樊两位法官说有很多领导关注,是经省高院审核后定的性,县的相关领导给其二人下达了重要指示,他们只是按领导意见办事”,纯属捏造事实,两位法官根本没有给其说过这样的话,况且我院没有齐法官,而是祁法官此案法院受理后,李光献家属及受害人潘新凯等人为了各自的利益不断找相关部门和领导反映情况告状政法领导听取案件汇报后,明确要求要依法办理我院也是严格按照法律规定办理,对案件的定性和判刑是经过栾川法院审判委员会认真讨论和研究的,并非一两个法官定的案     栾川法院祈,樊两位法官说过的话竟然不承认,那也没办法谁让他们在法院吃饭呢2009年2月3日就在洛阳市中心医院的大院,栾川法院和公安要把时刻都有生命危险的李广献带走时,李的家属与其理论时,祁武锁法官说:“我们只是按领导的意思来办的,我们也没有办法,你父亲的病是真的,我们回去马上给领导汇报,你们也可以找领导反映情况”当时法官要李的家属随行,李的家属要法官写个手续,假如病人出了问题由法官负责,我们就把人交给你们了,我们就不去栾川了,祁武锁、樊卓琳法官和栾川公安的杨云飞大队长都不写樊卓琳法官说:“你们不去会后悔的”其女随行 2009年2月4日早8点多,在祁武锁法官的办公室,当时还有几个法官,樊卓琳法官说:“你们不要泪流满面的,事情又不是没有办法”李的家属告诉法官一早找到了宗书记,宗书记说谁办案谁负责,让我们来找法院,她会给潘院长打电话接待我们樊卓琳法官说:“潘院长已经调到中院了,现在也不在这儿,何况潘院长也不知道这事年28一大早政法委通知我们开会,领导说我们要是在这个案子里有毛病,我们要是自动承认的话,会从轻处理,要是我们不把人抓回来,就撤我们的职,不让我们上班了人现在看守所,看守所认为适合羁押就羁押,认为不适合羁押,还和上次办的手续一样很快的”当时李的家属对樊法官,祈法官是既感谢又鞠躬的,觉得干啥都不容易,这办案的法官也有这么多的无奈家属在随后的几天里天天找领导 当日上午李的家属找到了看守所的所长,所长已经派人带李到医院做了检查,李的家属也将病历,检查结果交给了所长,2009年2月5日一上班,所长就将结果汇报给了栾川法院,并且出了书面报告,认为有三项病症都不适合羁押栾川法院的办案人员又以经审委会研究过需要做司法鉴定,而且要家属立即交上诉状2009年2月11日李的家属递交了上诉状,随即栾川法院将案件转交了洛阳中院期间栾川法院并未做司法鉴定,而且骗家属说鉴定材料已经递到市中院技术鉴定科,经了解根本没有此事 2009年2月5日上午在司院长和祁武锁法官的办公室,原告潘新凯曾几次扬言,要杀了李广献的女儿,要找李广献家属的麻烦可是樊卓琳偏偏把家属的电话号码告诉原告潘新凯不知是何用意——借刀杀人嘛!!!!   七、关于河南马克置业有限公司申请执行洛阳栾川黄沟铅金矿转让合同纠纷一案的执行情况   河南马克置业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马克公司)与洛阳市栾川黄沟铅金矿转让合同纠纷一案,栾川县人民法院城关法庭做出一审判决,判决被告黄沟铅金矿与原告马克公司签订矿山转让协议有效并继续履行,被告应将其所持有的410000140017号采矿证登记的权益过户给原告一审判决后,因黄沟铅金矿不服,上诉至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做出终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法律文书生效后,黄沟铅金矿拒不按判决自动履行,马克公司即申请栾川法院强制执行(栾川法院将按照法律规定本应无效的协议判为依法成立,这让老李怎么履行洛阳中院判决后,老李又在洛阳中院立了申诉案,在马上就有结果的情况下,栾川法院李鸿州串通马克公司与黑恶人员徐少辉将老李绑架,先敲诈,未遂后带到栾川法院——2007年11月16日,在西工区汉屯路派出所立过案!)   我院执行局立案执行后,因黄沟铅金矿无办公场所,法定代表人李广献无固定住址,在找不到李广献的情况下,我院在报纸上公告向被执行人送达执行通知书,要求被执行人限期自动履行生效的法院判决书所确认的义务因被执行人始终不到庭,我院向省国土资源厅发出协助执行通知书,要求按生效判决协助过户省资源厅窗口办工作人员称:现在正续办新证,若要办理过户转让,当事人双方必须前来填报转让的一切手续但因找不到被执行人,致使该案无法执行在此期间,申请执行人多次催促法院执行,承办人员告知,现在只有找到李广献,双方一起到省厅办理有关手续后,方能执行该判决并告知申请执行人要协助法院查找李广献的下落,若找到了及时和法院联系2007年11月16日,马克公司给法院打电话告诉本案承办人员,在洛阳市西工区派出所发现李广献承办人员立即给派出所同志打电话,要求暂时控制李广献我院立即派人前往,当承办人员快到嵩县八里滩时,又接到派出所电话说李广献跑了,前去人员又返回(老李真神通广大,栾川法院打电话特意交代西工区派出所看好老李,还能让老李跑掉)晚上九点钟左右,马克公司再次打电话称又找到了李广献(两次打电话说找到了老李的都是马克公司,这不明显的是马克绑架了老李么为什么说老李跑掉,是因为徐少辉想先敲诈老李家属钱财!)因当时是星期五晚上,临时安排接人有困难,承办人员询问马克公司能否同李一起来栾川,马克公司称可以我院立即安排承办人员等在栾川法院等候当晚,李广献到法院后态度蛮横,拒不配合执行,随将其拘留   2007年11月19日(星期一),承办人员到拘留所询问李广献,李称,让其履行转让协议,绝不可能承办人员再三讲明了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的后果,并多次与李广献交谈,但李广献始终拒绝配合执行后经审委会研究,决定将案件转交栾川县公安局,以涉嫌拒不履行法院生效判决裁定罪立案侦察栾川县公安局侦察期间,该案洛阳市中院中止原判决执行,另组合议庭再审,我院随即提请公安局撤销案件关于李家属反映承办人员串通社会闲散人员等,是无中生有,混淆视听(到底是谁在混淆视听大家一看就明白)   (人民群众很希望了解真相,看看网上对基层法院的评价和关注就知道了至于是谁在捏造事实,把一个企业搞垮,把一个鲜活的生命整成痴呆病人,我相信人民群众心里会明白) 案件现在已由县法院退到了县检察院,并且做了司法鉴定,但是栾川的法官和检查官都不告诉家属其结果,栾川法院法官告诉李的律师及其家属,案件已经退到检察院,鉴定结果应该已经出来了,我不知道,办理取保候审的事由检察院和看守所管,现在病人病情基本稳定 李的病经过洛阳市中心医院,洛阳市三院,洛阳市中医院的治疗下,效果不尽人意,经过多方面的努力,家属带李来到北京宣武医院神经内科,盼望还有希望,神经内科的教授经过鉴定认真的制定了治疗方案,有吃的药,有输液的药并叮嘱家属不能让病人生气受刺激,还要向对待婴儿一样,一切都要从头教起,并要积极做好康复训练,不管他说的对不对一定要让他不停的说,如果不训练他,他以后就真的不会说话了家属就像教小孩一样,确切的说比教小孩更难,因为小孩能听懂你说的话,能与你交流他确不能与你交流,因为你说的话他听不懂,而他想说的话又不能用语言表达出来很多时候靠肢体语言来交流家属就买本小孩的看图识字一遍一遍的教,刚开始有好长一段时间他的发音老是不正确,就偷偷的在一边掉眼泪,后来家属就偶尔骗他一次说是对的,他就像小孩似的一跳老高特别的高兴,家属的心里也特别的难受,好好的一个人突然就成了这样,一时也难以接受找他熟悉的人让他多说,尽管他说了半天别人也不明白他说的什么在家人精心的护理下,不断的强化训练下,药物的作用下,慢慢的发现他个别的字能发音正确,能从1数到20,这是他和家人最高兴的时候天天测几次血压,有时也不太稳定当输液的药刚刚用完两天,该去复查的时候,就被栾川法院重新羁押,就在当天早上刚吃过降压药,在医院测得高压170,低压90.一个高血压三期(极高危组),大面积脑梗死引起的失语,失读,失写的病人其栾川法院的法官声称:“病情基本稳定,在监狱羁押和在家基本一样”李在看守所用的药都是其家属送的,如果住看守所能使病人的病情更稳定,病人生了病住看守所好了 一个正常的人一下子失语,失读,失写,不能与人正常的交流的痛苦,我想不是一个正常的人能体会到的!   [s:92] [s:92] [s:106] [s:106] [s:106] [s:109] 看来,法院确实该反思了 这里这么多告法院的 案件现在已由县法院退到了县检察院,并且做了司法鉴定,但是栾川的法官和检查官都不告诉家属其结果,栾川法院法官告诉李的律师及其家属,案件已经退到检察院,鉴定结果应该已经出来了,我不知道,办理取保候审的事由检察院和看守所管,现在病人病情基本稳定 相互推吧,出了问题谁也跑不掉!!! 有点医学常识的人都知道大面积脑梗已引起失读,失写,失语,高血压三期(极高危组),无论是哪种病情再次发作都会再次留下后遗症,而且会危及生命,当时大夫也说平时用药只是预防再次发病,但是谁也不能保证预防期间就不会发病,像这种病想恢复到以前一样基本上是不可能,最起码在家的时候病人心情舒畅,生活起居用药能得到家人的最好的照顾,血压还忽高忽低的不稳定难道在监狱羁押能和在家里一样吗心情一样吗?医疗条件能和外面一样吗生活能得到最好的照顾吗?这些都是影响病人生命安全的重要因素 栾川法院的法官说“在监狱羁押与在家基本一样,”我看说这话的栾川某法官的日子过的太惬意了,竟然不知道什么是监狱什么是家真应该进监狱体验一下生活 菜刀 菜刀 文件.jpg (101 KB, 下载次数: 4) 下载附件  保存到相册 2009-3-31 10:31 上传 菜刀 中院打了栾川法院一个大大的嘴巴子[s:
  • 首页
  • 游艇租赁
  • 电话
  •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