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主义在中国已经没机会了


资本主义在中国已经没机会了 作者:安庆仁 说资本主义道路在中国行不通,有些人肯定不爱听,但不爱听归不爱听,他们却无力改变中国老百姓强烈反对资本主义的社会现实任何一种社会模式,都是强势阶层和弱势阶层相互间共同认可的东西,离开这个前提,强势者试图通过单方面的行动,把自己的意愿强加给占社会绝大多数的人,无异于痴人说梦中国不是中美洲那样的小国,人少,强势者震慑一下,老百姓就得接受中国有12亿工农,其中只要有10%的人不答应,社会就乱了套 话题应该从补资本主义课上说起补课不是不可以,关键是从哪里补起,是从头补起,不加扬弃的把资本主义那套东西和盘端来从头来一遍,还是充分汲取西方资本主义发展过程中的经验教训,去弯取直,为我所用中国社会所已成了目前这个样子,原因就出在补课的茬口不对,我们不是从资本主义的文明时代开始补课,而是把补课的起点定在了从资本主义的原始时代 坦白地说,我并非像极左朋友那样全盘否定资本主义,准确的时间是在98年之前,我一直是认同资本主义的资本主义既然能在西方存在300年,就一定有其存在的合理性,有其存在的民众基础,这是客观事实,我们谁也否认不了,否则也不是马克思主义的观点尤其是北欧几个国家,老百姓认可他们的政治模式既然老百姓认可,不论是谁,都应该尊重他们的选择,谁也没有权力把别人不喜欢的模式强加于人 我没有做过社会调查,但就我的直觉而言,如果中国走北欧模式,应该会得到大众支持但问题并非如我想象的这么简单,打个比方说,谢韬口口声声夸赞北欧模式,又是浦鲁东,又是伯恩施坦,说得天花乱坠,仿佛他就是铁杆的浦粉、伯迷,崇拜的五体投地然而在具体实践中,我们连浦鲁东和伯恩施坦的影子都看不到,他真正搞得那一套,不过是旧中国“四大家族”玩过的东西,和盘拿过来,连自己改造或者说伪装一下都嫌多余 露骨到赤裸裸的程度,然而谢韬老先生嘴头子却巴巴的教训别人,独裁呀、封建呀云云这哪里还像个大学者的样子,分明是政治流氓的嘴脸人老了,总得要点脸才对,总不能让晚辈们戳着脊梁骨骂,这老杂毛,脱裤子上吊,临死还不要脸谢韬的东西我看了很多,文字上没的挑,的确是理论家的材料,然而光有文字就能证明他是对的吗显然不是,因为他的行动与自己的理论背道而驰 李锐则完全是公报私仇爱情是不能勉强的东西,退一步说,就算爱情是一桩买卖,也得允许人家讨价还价,允许人家反悔、退货不是对女人来讲,爱情就是一双鞋,跟脚我就穿,不跟脚我就脱、就扔做男人应该拿得起放得下,相爱是夫妻,不爱是朋友,爱情没什么对与错对男人来说,被女人爱是福分,不爱也没损失什么女人不是自行车,让人偷走了就等于丢了钱,女人是精神用品,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都是心里头在作怪 有两个不多,有一个不少,更辩证一点看,失去一个女人,就等于拥有了全天下的女人,想跟谁好跟谁好,倘或你又是那种放得开的男人,天天当新郎,夜夜入洞房可有些人死钻牛角尖,捡个绿冒就不撒手,非要戴一辈子,见谁都一幅受害者的样子这样的男人实在是没出息,女人们心底里最瞧不起的男人,就是这种输不起的男人这样的男人如果遇到一个强势的女性,那是非背叛他不可的,因为他活的根本就没有男人样,骨子里都没有男人的味道 真正的男人,一定懂得在适当的时候把女人抱上床,也一定懂得在适当的时候放手胡传魁有句话用在这里非常贴切:“老刁,你这是干什么!人家阿庆嫂不愿意!”一介草莽都搞得明白的道理,可有些大学者、大理论家却执迷不悟,真是空活百岁普遍地说,东北老爷们(原汁原味的东北人)比较有心胸,老婆红杏出墙,能劝其回头最好,不能劝其回头,送一份嫁妆三姨太是张作霖最喜欢的女人,给张作霖戴了绿冒,张作霖以德报怨,送三姨太的情人去外国留学,感动的三姨太从此对他死心塌地 有些男人总是把妻子当成自己的私有财产,这样的男人干革命也是出于投机的目的,是为了革命胜利后饱享胜利果实毛泽东是彻底的革命者,他平生最恨三种人,一是叛徒,二是得陇望蜀的人,三是投机客,对这三种人,他都不客气有些人把毛泽东恨得牙疼,但他们从来不检讨自己背叛了“入党誓词”,这些人一进城就开始腐化,最典型的例子就是1950年代的离婚潮 战争年代里,糟糠们每天东躲西藏,钻山沟睡草窝,还要照顾公婆,拉扯儿女,吃糠咽菜的活过来,然而富贵起来的老公们,一纸休书,这段婚姻就了结了糟糠们可谓悲惨到家,做牛做马十几年,一夜回到解放前这些人文革中挨打,其实一点都不冤,怪只怪红卫兵不下手不够狠,没能让他们从中汲取到足够的教训,如今他们还了阳,又旧病复发,不仅搂着下一代,就连孙子辈的也不肯放过 不必再做太多的剖析,如今是典型的阶级报复,《半夜鸡不叫》不是已经问世了吗,也许用不了多久,我们就会看到《白毛女色诱黄世仁》、《刘文采捐助冷月英》、《吴清华是土匪》等等资本主义所以在中国为什么发展不起来,就在于中国富人阶级的贪婪、血腥,无论是在农村开庄园的,还进城市开工厂的,都改不了地主阶级贪婪和残暴的秉性,恨不能把天下的钱在一瞬间都装进自家腰包准确地说,中国就没有产生过真正的资产阶级,以前没有、现在没有、将来也不会有中国只有地主阶级 北伐战争的胜利,给资本主义在中国的发展提供了一次绝佳的历史机遇,国共两党一左一右,互为掣肘、互为动力、互为存在条件如果在这个时候,代表富人利益的国民党不吃独食,同意与工农共享胜利果实,那么中国顺其自然的成为文明、民主、安定、和谐的资本主义国家可是,富人们却抵死不愿意与工农分享利益,他们出动大批大批的军队,一夜之间,共产党和工农大众血流成河、尸堆成山与其等死,毋宁战死,南昌起义的枪声一响,资本主义与中国擦肩而过了 毛泽东在重庆跟蒋介石谈判时说:“国共本来在一个锅里吃饭,但是后来,你们不让我们吃,我们只好另起炉灶”话说得这么透彻了,蒋介石还是不反省,其实也不仅蒋介石,孔、宋、陈以及江南大地主、大资本家们也不愿意反省自己,他们说什么都不允许工农与他们平起平坐现在来分析,假如抗战胜利后富人阶级接受联合政府,那么两党体制在中国就彻底确立了,这个时候虽然晚了点,但中国依然能够步入文明、民主、安定、和谐的资本主义社会但这只能是马后炮,真实的历史是,中国第二次与资本主义失之交臂 第三次机会出现在十一届三中全会,这之后,中国出现了资本主义的成分,——农村包产到户,城市出现了大量的个体户无论当时有些左派人士怎样担忧,我们都必须承认,至少在这之后的八年时间里,中国社会基本上是公平的这个时期,中国老百姓对资本主义表现出了前所未有的兴趣和好感,可以跳舞、可以穿花哨的衣服、可以烫发、可以自由发表自己的见解、可以阅读西方书籍、可以自由谈恋爱、可以在马路上牵手、甚至还可以婚前出轨,比这还自由的也有,——看黄片不犯法,这是最直接最具体的性教育 问题旨出在一些干部子弟身上,他们即想要高收入,又嫌弃一锹一镐来钱太慢、风吹雨淋太辛苦顺其自然的,中国出现了官倒,官倒给中国社会造成了空前的危机错就错在强势者没有吸取教训,当危机化解后,他们变得更加放肆、更加大胆,并且以法律的形式给自己的行为提供保护在这之后,他们其实只用了三、五年的时间,就完成了资本的原始积累,那些干部子弟,从跟老百姓一样一文不名的穷光蛋,一跃变成了千万富翁 资本积累到这个时候,如果他们就此打住,金盆洗手转白道,认认真真的作企业,中国老百姓也会接受这样的资本主义毕竟,江山是人家的老子们提着脑袋打下来的,儿孙们沾点便宜也在情理之中中国是儒家文化主宰的国度,其存在的法理基础是民众并不反对有条件的特权中国老百姓看似愚昧无知,其实各个心里都有个小九九,他们都非常会算账,谁该得到什么,该得多少,不该得到什么,这个底线都在老百姓心里画着呢老百姓们的观念是,既然人家的老子们冒着枪林弹雨打天下,不让人家的儿孙得点好处,与情与理都说不通,什么共产主义不共产主义的,让人家吃亏咱就理亏 在1990年代中期,中国第四次出现了发展资本主义的契机,理由同上,——中国绝大多数老百姓并不反对资本主义在90年代中期,中国一度出现了下海经商的热潮,十亿人民九亿商,差不多吧,每个人都想成为资本家这时候强势者们如果能有足够的理性,能审时度势,及时刹车,制止多吃多占的行为,那么资本主义至少不会遭到底层社会的反对应该说,在1990年代中期,中国老百姓对资本主义其实还抱着一线希望的 后悔药有吃的,没卖的十年后,到了2005年,中国社会形势大变,再也没有了资本主义存在的民意基础了,90%的中国人都强烈的反对资本主义从认同至少不反对到强烈反对,仅仅十年时间,为什么会这样,也不用笔者唠叨,大家心里都有数,谁拿了多少,怎么拿去的,看似神秘,其实一点都不神秘,因为那都是明摆着的事,好好的一个厂子,一转眼,就变成了个人的,大家不傻不涅又不瞎,会不懂吗 要说的是,老百姓都反对,你还搞什么资本主义,就等着给资本主义发丧好了怨天怨地不如怨自己,谁叫你们贪得无厌,自己山珍海味,却连粥都不让老百姓喝饱这其实就正是某些人所谓的补课,补什么补血腥资本主义那段历史课当年一位欧洲社会学家曾经告诫:中国一定要避免走西方资本主义的弯路,现代社会已经没有了原始资本主义存在的可能,这条路是条不归路,世界各国不会认同你以这样的经济发展模式竞争,同时国内民众也不会长久的忍受非人盘剥 陈国军死了,这只是个开头,下一个也快,会是谁呢再然后呢……事实上,陈国军的死,等于宣告了资本主义在中国的寿终正寝陈国军之死不能简单的看成一个事件,而是要看成一个定理,——“陈氏定理”在中国历史上,有五个“陈氏定理”,第一个“陈氏定理”的证明人是陈胜, 第二个“陈氏定理”的证明人是陈叔宝,第三个“陈氏定理”的证明人是陈永贵,第四个“陈氏定理”的证明人是陈景润,第五个“陈氏定理”的证明人是陈国军一部中国历史,就是“陈氏定理”的证明过程,同时也是证明“陈氏定理”的过程,你不信也难 机不可失,时不再来,资本主义在中国永远都没有可能了,中国老百姓再也不会相信资本主义了真替资本主义惋惜,在欧洲就能改邪归正,到了中国就改正归邪,让中国富人阶级搞得血肉模糊、声名狼藉、臭不可闻,几如过街老鼠,人人喊打包括我这个从骨子里都喜欢资本主义的人,都忍不住想骂人,——一群白吃,好饭也让你们吃糟蹋了,多好的一件事啊,言论自由、出版自由、结社自由,结果都泡汤了老百姓不但个顶个的反对,而且还长了教训,即便是百年以后,资本主义都甭想落户中国 我人生最大的愿望就是办一份报纸,如今还办个屁,也就在博客上写写字算啦另外要说的话是,鉴于中国富人缺乏诚信和责任感的历史与现实,鉴于他们贪婪和残忍的本性,鉴于儒家文化不能吸收欧洲文明的特点,鉴于中国底层社会的强烈诉求和他们目前所遭遇的种种不公,鉴于社会主义曾经给绝大多数中国人带来的公平、人道和安全感,我宁肯牺牲一部分个人自由,也坚决支持中国走社会主义道路,牺牲我一个,幸福绝大多数,——值! 看看此文,深有同感 [s:103] [s:103] [s:103] [s:103] [s:103] [s:103] [s:106] [s:104] ‘...到了2005年,中国社会形势大变,再也没有了资本主义存在的民意基础了,90%的中国人都强烈的反对资本主义...’——90%的数据来自哪里 ‘...谁叫你们贪得无厌,自己山珍海味,却连粥都不让老百姓喝饱...’——百姓贫困的根源是‘现在只要资本主义‘蓬勃经济’,不要资本主义‘民主监督’!只品尝资本主义‘果实’,不愿意承受资本主义‘规矩’的结果![s:87] ——就象汽油发动机,你只要汽油的‘爆发力’,不要曲折油路的‘铁规矩’,不爆|炸才怪呢![s:121] 工农阶级,劳动人民翻身做主,以主人翁意识创造价值 财富是劳动者创造的,也就是说劳动创造价值无产阶级对资产阶级实行专政,无产阶级专政专政下继续革命 原帖由 刘家全 于 2009-8-18 20:26 发表 财富是劳动者创造的,也就是说劳动创造价值无产阶级对资产阶级实行专政,无产阶级专政专政下继续革命 没有无产阶级专政,没有阶级斗争就谈不上社会主义 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斗争从来没有停止过,现在更加激烈,但历史的趋势不会逆转,兴无灭资 好文就得直顶 里面关于共产主义方面的,并不是说的很好,但作者说明了,自己一直向往资本主义,甚至骨髓里都有资本主义的渴望,这就无法苛求作者,毕竟人家是从资本主义的角度对共产主义向往说真的,文章对中国改革过程分析得很透彻,好象是一个从头走到尾实践者的感言,又象是被资本主义逼得走头无路的觉醒感悟,总之作者对中国式改革表达了痛恨——中国与资本主义社会四次擦肩而过 由衷的谢谢作者,咱好象是剪烛夜谈了一次 [s:103] [s:103] [s:103] [s:27] [s:27] [s:27] [s:27] [s:
  • 首页
  • 游艇租赁
  • 电话
  •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