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省项城市人大充当“老赖”保护伞


河南省项城市人大充当“老赖”保护伞        北京市建筑装饰设计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我公司)诉周口欣欣置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被执行人)装饰装修合同纠纷一案,历经三级法院、五次审理、走过了七年的艰苦诉讼,终于由最高人民法院于2014年4月9日作出终审判决:判令被执行人支付拖欠的工程款及利息判决生效后,我公司向漯河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该院于2014年6月23日受理;并于同年6月25日向被执行人送达了《执行通知书》;        案件进入执行程序后,被执行人至今未按生效判决履行还款义务,却一直以各种借口干扰、拖延执行;其法定代表人马德银坚称自己没有任何履行能力,导致案件在经过将近一年的执行后没有任何效果        2014年11月,漯河中院在查询被执行人房产过程中,发现被执行人的银行账户进出资金特别巨大,仅在2014年5月以后,该账户就有八千多万元的资金往来,其中在2014年9月份,有三千多万的资金进出,且资金不知去向;此时距漯河中院向被执行人送达强制执行通知书已经三个多月,被执行人的行为明显属于有履行能力而故意拒不履行生效判决的行为,且其存在恶意转移财产、逃避执行的嫌疑        被执行人的上述行为明显违反了【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关于依法严肃查处拒不执行判决、裁定和暴力抗拒法院执行犯罪行为有关问题的通知》】规定:一、对下列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的行为,依照刑法第三百一十三条的规定,以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论处(一)“被执行人隐藏、转移、故意毁损财产… … 致使判决、裁定无法执行的”;被执行人及其法定代表人的行已经构成了我国《刑法》第313条规定的拒不履行生效判决裁定罪        发现上述情况后,漯河市中院和漯河市政法委依据我公司申请,依法对被执行人采取强制措施并追究被执行人及其法定代表人相应的法律责任漯河中院随后请求周口市政协、项城市人大启动罢免马德银政协委员和人大代表身份的程序周口市政协接到漯河中院的函文后,随即进行了罢免备案但在项城市人大接到漯河中院的函文和漯河中院多次到项城市人大依法请求启动罢免程序后,也只有项城市人大的一位副主任答复:我们尽快找马德银谈,让他配合法院执行,否则,人大可以罢免时至今日,这位副主任的答复却变成了“老赖”的有效“保护伞”        项城市人大我行我素,未对“老赖”采取任何有效措施,导致最高院的生效判决不能履行,却让其“保护伞”下的“老赖”依然逍遥法外        请项城市人大公开回复:        1、项城市人大对漯河中院的答复是不是变成了老赖的“保护伞”        2、如果项城市人大没有变成“老赖”的“保护伞”,是不是已经变成了拖延漯河中院依法执行的“绊脚石”        3、如果项城市人大没有变成漯河中院依法执行的绊脚石,是不是已经变成了老赖有恃无恐的拒不履行的“杀手锏”        项城市人大与“老赖”如此沆瀣一气的连环“太极拳”,让漯河中院束手无策,更导致我公司本应该早已拿到的执行款,至今分文未见这个责任难道不应该由项城市人大承担吗!河南省项城市人大在中央“两院一部严打老赖”的活动期间,居然充当了一个“老赖”的“保护伞”!是可忍孰不可忍能不能打掉这个凌驾于法律之上的“保护伞”!还我公司以公平公正,以挽回流失的国有资产、以维护我公司的合法权益、以维护法律的尊严!全国人民拭目以待                                                                                                                       北京市建筑装饰设计工程有限公司                                                                                                                                   2015年3月12日                                                                                                                       联系电话:
  • 首页
  • 游艇租赁
  • 电话
  • 关于我们